厄绪

厄运的头绪

胜出|4:44「1」

ooc|无个性


=设定


绿谷出久:记得自己是因意外事故死亡的高中生,灵魂不知为何被困人间。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多年不见的幼驯染。可以看到灵体的高中生,最近转学到绿谷出久的学校。


 


·4:44 START_


 


凌晨4:44,爆豪胜己再次被自己的幼驯染绿谷出久吵醒。他皱着眉头瞪着飘在自己身上的绿发少年,低声呵斥道:“我是不知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别他妈来烦我。”


 


绿谷出久有些委屈地离他远了点,涌起水雾绿色的大眼睛眨了眨,蠕动嘴唇:“可是…可是除了小胜没人能看到我了……”


 


爆豪胜己烦躁地抓抓头发,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了几个词:“那你、是什么情况啊、废久、”好像要把眼前人吃掉一样,“还有、快他妈从老子身上滚下去!”


 


“哦哦哦!”绿谷出久急忙从他身上起来,飘到他床边的椅子上虚坐着,“我记得我是死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在这里。而且周围的人只有小胜能看到我了。”


 


爆豪胜己有些懊恼,没想到转学转进了绿谷出久生前的学校,还好巧不巧跟他对视了。从那开始这个废物书呆子就一直缠着他了。早知道不回来了。


 


“怎么死的。”他的声音意外地冷静,但是表情还是没变。


 


绿谷出久咬咬唇,低头揪扯着自己的衣角,像是回忆十分不好的事情——不,那本来就是十分不好的事情,“那天我去上学的时候,被一辆车撞到……然后我就……”


 


“你也真不愧是废物……”爆豪胜己从床上坐起来,径直走向洗手间。绿谷出久看他站起来,以为他要走,急急忙忙冲到他前头——有时候当个鬼也挺方便的——“小胜,你去哪儿!”


 


“我去洗漱起床啊废久!我不会跑的,放心吧!”


 


“哦…哦……”绿谷出久讪讪地让出了道。


 


他们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好像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六年级爆豪胜己就转走去了国外的小学,一直到现在高一才回来。这么说来也有五年了。


 


不过小胜的脾气还是一点没变啊…长相好像也没怎么变……


 


正当绿谷出久站在原地想得出神的时候,爆豪胜己已经从里面出来了,“想什么呢废久……”几乎是下意识地弹了一下绿谷出久的额头。


 


“很疼的小胜!”绿谷出久痛呼一声,揉揉被爆豪胜己弹红的额头。再一看却发现爆豪胜己正愣愣地盯着自己,“额,小胜?怎么了吗?”


 


爆豪胜己二话没说突然抓住他的手,然后有些不可置信地捏了捏:“这是怎么回事……”


 


“诶?!到底怎么了?”


 


“我从小时候就能看到你这样的灵体了。”爆豪胜己松开他的手,“那些灵体都碰不到我,我也碰不到他们……”他突然觉得,绿谷出久的“死”可能没他一开始想得这么简单。


 


“是,这样吗……”


 


爆豪胜己从衣柜翻出一件外套,扯着绿谷出久的手就向外走。到客厅的时候他也没想到爆豪光己醒了,“臭小子起这么早干什么……你抓的是?”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还抓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才看到。


 


“废久。”爆豪胜己撂下两个字就朝大门走。


 


“你说谁?!出久!等一下!先回来!”爆豪光己急忙叫住他,“你急什么急!”


 


“干嘛啊臭老太婆!”这对母子的对话永远充满着火药味。爆豪光己叹了口气,示意他们坐下。“你快问问出久,他的…他的遗体、到底在哪里……”


 


犹犹豫豫还是说了出来。


 


爆豪胜己一愣,转头看向自己身旁坐着的绿谷出久,“我的遗体?我的遗体不是在我家吗?我记得是没错啊……”


 


“他说他记得在他家。”


 


“不,出久不知道自己失踪了吗?一开始还以为你还活着……没想到还是……”爆豪光己的话戛然而止,望了望爆豪胜己身边看似空荡荡的地方,突然有些想哭。


 


这么好的孩子,他的人生刚开始啊。


 


“…行了。我倒觉得……”


 


“也许他还没死。”说这话的时候他偏头看着绿谷出久的眼,红色的眼睛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来回拉扯。


 


其实爆豪胜己也没有确凿证据能证明绿谷出久还没死,毕竟他的灵魂体的的确确这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且他自己的记忆中自己是死了的。


 


直觉。爆豪胜己的直觉告诉他,绿谷出久还没死。不论怎么样,绿谷出久是第一个他触碰得到的灵魂体,而且他还有痛觉。


 


绝对,绝对是这样,废久绝对没死。


 


这么想着,他的心情莫名地轻松起来。绿谷出久从刚才就一直沉默地跟着他,见他心情好像好了很多,才小声说话:“小胜…?我们要去哪里?”早上五点多的巷子里还没多少人。


 


“你记得,”爆豪胜己停下脚步,“你的身体在哪里?”


 


绿谷出久缩缩脖子,“我家…而且,火化了,没下葬。”他的记忆里是这样。所以刚才光己阿姨问那个问题的时候感到很奇怪。失踪?真奇怪。


 


爆豪胜己回头看了他一眼,第一次觉得废久心真大,自己死掉了好像一点都不伤心的感觉。不,也许刚开始就已经大哭一场了,像他这种泪腺发达的人,眼泪肯定似泉涌。


 


“怎么了,小胜?”


 


“没什么。去你家。”爆豪胜己撂下这句话就快步走向绿谷家,绿谷出久也赶忙跟上去。


 


开门的不是绿谷引子。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绿谷出久觉得他有些熟悉,那种感觉……总觉得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爆豪胜己皱着眉头下意识把绿谷出久扯到自己身后,又想起来其他人是看不见他的。


 


“你是谁。”爆豪胜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那个男人暗笑一声,“长谷川君义,幸会。”他左眼有一道疤痕,长长的,不像是刀疤,硬要说的话,倒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


 


他个子不高也只比爆豪胜己高一点而已。笑起来莫名让人脊背发凉,黑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爆豪胜己,但绿谷出久总觉得对方在用余光看着他。


 


“你他妈是什么人,为什么在废久家?!”爆豪胜己一点也不想跟他废话。


 


长谷川君义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向爆豪胜己身后看过去,视线好像是落在后面靠墙的汽车上的,也没有和绿谷出久对视,绿谷出久打了个寒战,又向爆豪胜己身边靠了靠。


 


“老子问你话呢?!”长谷川君义从口袋中慢悠悠地掏出烟和打火机,慢条斯理地开始抽烟,烟雾一圈绕着一圈,就是没有回答爆豪胜己的话。他吞云吐雾了一阵子,才走向那辆车。


 


还没等爆豪胜己叫住他,他就自己先停下来了。


“小子,不想让他消失就别问这么多。不然……”他转回来看了绿谷出久一眼,“你绝对不想面对那种结局。”他的眼神让人害怕,疯狂,猩红,充满攻击性。


 


刚才……的确是在看他吧……


 


绿谷出久怔愣地看着长谷川君义的背影,直到爆豪胜己扯过他开始奔跑起来,“小,小胜…?!”爆豪胜己哪里还管他,扯着他追着那辆车就狂奔,也不管能不能追上。


 


“呼…呼呼……该死……”最后当然是没追上了,爆豪胜己半蹲下来喘着粗气,汗滴从他金黄色的头发滴下来。


 


“小胜,人是不可能追的过汽车的啦。”绿谷出久倒是没事人一样,因为他被爆豪胜己扯着跑的时候半个身子都飘了起来。难道这就是做灵魂的好处?


 


“不过我……我觉得我还是……”他刚想说回去看看妈妈是不是没事,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眩目,眼前发黑,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爆豪胜己直起身子,回头就看到比平常更透明的绿谷出久,着急地想抓住他,发现突然碰不到他了,“废久……!”


 


“小胜……我……”看着他的嘴张张合合,最后慢慢消失在自己眼前,爆豪胜己突然觉得自己的左胸口难受的要命,难受到他用力地捂住胸口蹲了下去,另一只手还徒劳地想抓住什么。


 


“该死……”刚才绿谷出久还站着的地方空无一人。


 


“该死该死该死……”他一遍又一遍地低咒,直到透明的液体砸到他的手背上。怔怔地盯着那个透明的好像眼泪的东西。他居然……哭了?为了废久……哭了?怎么可能……


 


跌跌撞撞站起来,四下回头就是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突然消失了……


 


「待续」


胜出|太阳树 第2话

第2话:光怪陆离


 


dbq我控制不住ooc这匹野马


 


·=


 


下了车之后绿谷出久才知道他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靠到了爆豪胜己肩上,但是并没有被弄醒,反而就这么睡了快一路。马上到站的时候有人想叫醒绿谷出久,结果他醒了。不过好像睡蒙了。


 


但是……


 


他认真地皱起眉头。


 


刚才那个梦,也太诡异了吧。好像……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用第三视角看到的,明明不是真实发生的,但是真实得可怕。


 


而且绿谷出久总有种感觉,感觉那个梦还没完,也许今天晚上还能梦见。最后他甩了甩头,决定不去想这件事了。


 


旅行结束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是初中生了。脑海中浮现爆豪胜己的样子,叹了口气轻轻打开了家门:“我回来了。”


 


“出久回来了。旅行开心吗?”绿谷引子笑得很温柔,像春天的阳光。看到她的笑容突然又想起了那个梦,停了三四秒才回答一声“嗯”。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绿谷引子有些怀疑地问,同时把绿谷出久还背着的背包拿下来放好。


 


“嗯?没有啊妈妈,不用担心我。我先回房间啦。”绿谷出久笑得灿烂,这对母子的笑容从来都是那么温暖。好像没有什么能给他们覆上阴霾。


 


回房间后像解脱一样扑通一声倒在床上,过了几分钟又快速地坐起来。无意间向房间的窗口望去,没想到又看见了那只白色的乌鸦。


 


其实绿谷出久也不确定那就是乌鸦,只是它的外形很像,颜色完全相反。听说乌与鸦是完全不同的,乌是鸦死后化作的。


 


绿谷出久还没想明白这只白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刚和它的视线对上,就昏睡过去了。呼吸平稳,和平常睡觉时一样。


 


“出久……诶?这孩子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


 


爆豪胜己坐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白鸦飞到他的面前他才回过神。这只鸟,好像在哪里见过。


 


“啧。”他挥挥手企图让白鸦飞出去,但是白鸦依然一动不动。“我说你这只破鸟给老子滚!”爆豪胜己有些烦躁地瞪着那只白鸦,随后看向窗户。关着的。


 


“你tm怎么进来的?!”一只鸟怎么从关得好好的窗户进来。再次对上那只鸟小小的眼睛,爆豪胜己没有防备地昏睡了过去。


 


“胜己!真是,这臭小子这么累吗……”


 


绿谷出久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棵高大的树。叶子与其说是黄色倒不如说是金色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棵隐隐发光的树。金色的叶子落下来,飘落在他的脚边。


 


他捡起那片叶子,弯腰准备起来的时候叶子却变成金色的灰烬消失了。绿谷出久诧异地看着自己手掌许久,直到白乌鸦飞到他的面前。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喃喃自语,却没想到有人回答。听声音是个小孩子。


 


“太阳树。”


 


绿谷出久确定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一棵树,还有一只鸟。这只鸟确实没说话,声音不是从他那里发出的。难道会是树吗?


 


“太阳树,太阳树。”


 


他绕过那只白乌鸦,走向那棵树,一步两步……马上就碰到树干的时候突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废久?你怎么在这里。”


 


绿谷出久收回马上就要触碰到树的手,转过身去果然看到了爆豪胜己。


 


“小,小胜?”这句话不应该是我先问吗……


 


爆豪胜己皱着眉头,猩红的眸子诉说着他的不爽。快步走向绿谷出久,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然而他们俩刚凑近,一群白乌鸦突然飞出来,像那天一样开始攻击他们。


 


“草!这都是什么玩意?!”爆豪胜己一边护着头一边驱赶着不停攻击他的白乌鸦。


 


绿谷出久也拼命地想赶走他们:“我也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小胜来了就……”


 


“哈?!你的意思是老子的错?!”


 


“不是!!”


 


白乌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尖叫着想刺破耳膜。乌鸦的声音实在是不怎么好听。


 


不能一直这样——爆豪胜己一咬牙,混乱中抓住绿谷出久的手就往远处跑去。但是那群白乌鸦依然紧追不舍。绕着树跑、往一个方向跑、无论怎么跑都甩不掉他们。


 


“该死!”最终还是喘着气停了下来。要说这是梦吗,乌鸦啄到的地方真的会疼。绿谷出久甚至发现自己的手腕处被啄出了血。


 


“太阳树。”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中间的那棵树。金色的叶子似乎在发光。


 


“太阳树,太阳树,太阳树。”


 


“太阳树…太阳树……”


 


太阳树,太阳树,一声接着一声,渐渐地似乎白乌鸦都飞走了。最后只剩下两只白乌鸦乖顺地落在他们俩的肩头上。


 


TBC


 


 


 


 


 


胜出|太阳树 序章&第1话

序章


太阳树


 


我还是记得你的所有模样,像星星像月亮;像海里翻涌的浪,像云里飞翔的鸟;像转瞬即逝的火花,像一整片星空;像高大的太阳树,闪闪发光。


 


哭得撕心裂肺之后还奢望你能喜欢我一点。


 


·= 不太明显的双向暗恋 无个性设定


 


“绿谷君?”


 


“出久……”


 


“绿谷。”


 


……


 


我听过很多人用不同的称呼叫我,只有你的不一样。


 


“废久。”


 


·=


 


再等等,等等我就放弃。


再等等,等等我就逃离这里。


 


·=


 


第1话:旅行,白鸦


 


“别跟着我。废久。”


 


这是爆豪胜己走之前丢给他的一句话,伴随着鲜红的情感,是一种,包含着厌恶,恶心,警告,鲜红的情感。


 


两人和班里的其他人走散了。这时候正是傍晚,虽然只是面积并不大的森林而已,对于绿谷出久来说走出去还真是有点困难。但是爆豪胜己不一样,他从小都是那么优秀,肯定能找到出去的路。


 


所以他才跟上去的。


 


本来是初中毕业组织的旅行。说是旅行,也不过两天三夜而已。最后一天一早就坐着巴士回去。今天的计划是在森林里野营,帐篷什么的都在车上,学生们都跟着老师步行去目的地。


 


路上突然冒出一群乌鸦,开始攻击学生,老师让他们赶紧躲起来,偏偏他和爆豪胜己躲在同一个地方。一只白色的鸟落在他们俩中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森林的另一个地方。


 


并且成功地和其他人走散了。然后绿谷出久只好跟着爆豪胜己走了,但是被拒绝了。


 


绿谷出久愣愣地站在原地,望着爆豪胜己的背影消失。熟悉又陌生的被抛弃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无言地捏了捏黄色书包的肩带。


 


可是……可是现在他要怎么办呢。


 


太阳一点一点的落下,光线一点一点的变暗,绿谷出久叹了口气。坐在石头上不知道多长时间了,他也试图走出森林,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原地。为什么又要丢下他一个人。


 


小时候好像也经历过类似的事。那次是被谁丢下的呢……


 


小胜应该出去了吧…其他人怎么样了呢……刚才那只鸟怎么回事,白色的乌鸦吗……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呢,有点恐怖。


 


最后不知道怎么睡着了,躺在那块大石头上。蜷着身子刚好能躺下他一个人,因为很瘦个子在同龄人中也不高,缩起来小小一个。


 


被同学找到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是个年轻女老师,抱着他大哭,一时间倒是不知道是谁走丢又被找到了。


 


“还好绿谷君被找到了呜呜呜……不然我怎么跟引子女士交代啊……”女老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绿谷出久怎么安慰也停不下来。


 


“绿谷君真的是天使啊呜呜……要毕业了老师真舍不得啊……爆豪胜己怎么能把这么可爱的孩子丢在森林呜呜……”最后还是班主任拉开了她,不然她还能哭个三天三夜。


 


被提名的爆豪胜己只是“啧”了一声,面对班主任的碎碎念最后只说了一句:“吵死了。”


 


好在绿谷出久最后回来了。班主任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爆豪胜己终于毕业了,过了这两天就不是自己的学生了。


 


学生们围在绿谷出久身边叽叽喳喳,除了爆豪胜己。绿谷出久的余光都在看着他,后来连余光也收回去了。


 


关于那只好像是白色乌鸦的鸟,疑点还是很多。最后绿谷出久也没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后面的时间过得很愉快,没再发生其他意外。


 


那个女老师和女生们一个房间,男生们和班主任以及另一个男老师一个房间。夏天很热,大家又都挤在一起,就更热了。


 


最后一个夜晚,两个老师喝了点酒,现在睡得正香。其他同学也是闭着眼在睡觉。绿谷出久还是没睡着,看了看周围,大家睡得好像都很熟。


 


明天就回家了,也是真正毕业了。再开学的时候,就要去雄英了。


 


“话说咱们学校好像只有你和爆豪两个人去雄英呢。”


 


脑海里浮现今天一个同学说的话。绿谷出久强迫自己闭上眼,试图催眠自己。他左边躺着的就是爆豪胜己。虽然爆豪胜己强烈反对,还是被老师笑眯眯地搪塞了过去。右边是一个比较胖的同学,现在正满头大汗地呼呼大睡。


 


“废久……”


 


突然听见爆豪胜己的声音传来,绿谷出久猛地睁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爆豪胜己把脸转过来了,此时两个人面对着面,离得很近。不过爆豪胜己是闭着眼的。


 


是梦话吗。


 


上了初中以来,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爆豪胜己的脸。不止头发是金色的,连眼睫毛都是金色的……


 


爆豪胜己凌晨五点半自然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是绿谷出久的脸。吓得他一个激灵差点没跳起来。不巧的是刚好打到了另一边的一个同学。


 


“啊,爆豪你……唔唔!!”话还没说完就被爆豪胜己捂住了嘴。被凶神恶煞地警告了一番得知才五点半就又睡下了。


 


于是就只剩下了爆豪胜己一个人坐着。


 


其他人怎么都睡得跟猪一样!尤其是废久!


 


他想再躺一会儿,可是看见左边人的脸就想打人。右边又得面对绿谷出久,于是他只好正面朝上躺着了。


 


他好像做了个梦来着?想不起来了。和天花板干瞪眼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周围的人终于一个接一个醒来了,只是…老师还睡着。等女老师带着女生们收拾好准备吃早饭的时候,不靠谱的两个大男人还睡得正好。


 


还吧唧嘴。


 


“前辈!!该起床了!!”听说这个女老师之前当过女高音。


 


上车之后女生们哭成一团,有的男生们也跟着哭起来。爆豪胜己只是皱着眉,待着耳机靠着窗。毕个业而已,哭哭唧唧的真烦。


 


车上的座位是按照睡觉的位置排的,刚好他又和绿谷出久坐一起。绿谷出久因为昨天很晚才睡,今天六点多就起来的原因困得不得了。虽说如此,他以前也能撑得下去,但是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一直想睡。


 


不知怎么就真睡着了,并且头刚好靠到了爆豪胜己肩膀上。


 


一瞬间,整个车里都安静了,好像只能听到绿谷出久均匀的呼吸声。


 


TBC